返回

脱掉的爱情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8章 谈条件

    她不是性情中人,所以我不需要用感性和她辩驳什么。

    我撇撇嘴巴道:“这些话你要和司颜钰说,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他也没有和我说过,只是我看到出来,他现在不是很好。”

    我没有理会高丽的情绪,高丽竟然也是一样的呆呆的看着我

    。

    她皱起眉头道:“我要见他。”

    我扬起下巴,示意那个人就在里边。

    高丽顺着我的下巴扬起的方向,走到了卧室门口。

    而司颜钰却是一脸淡定的看着她。

    “你不用和我说一些有的没的,我是担心司家的股份不假,但是我不会因为这样子就娶了赵语诗的,你不必白费口舌。”

    司颜钰淡然和高丽交谈。

    我却没有想要插嘴。

    我站在门口,看着这对母子,分明能够用更好的方式来彼此交流,可是现在呢?

    现在他们却要彼此伤害。

    用伤害的言语来确定自己在对方心里的位置。

    我站在原地,不说话,或许这个是他们对待彼此最好的方式了吧?

    司颜钰的话,让高丽的脸色忽然变得很红。

    似乎是因为有我这个外人在场,她反而更加的不舒服了。

    “阿钰!婚姻大事,怎么能够让你自己说了算呢?你当然要为了这个家庭做出什么贡献了,你必须要和赵语诗完婚!”

    “好啊,那么我做出的贡献就是让出来家庭里的那么多财产,你愿意给谁就给谁。我不稀罕,所以我也不会和赵语诗在一起!”

    司颜钰和高丽,针尖对麦芒。

    我也是这个时候才发现,这对母子竟然如此的相似。

    司颜钰和高丽久持不下,我也没有了继续观战的心思。

    反正和我没有关系,他们母子愿意怎么闹,就怎么闹把。

    我坐下来,继续修理我手里的盆栽。

    它长得越来越好,这才是我的本意。

    而是要他一定要按照我的意思长,和别的花硬生生的嫁接。

    高丽不懂得这种道理。

    她眼睛里的好处,就是为了儿子找到了一个好的未婚妻吧?

    我忽然想到,如果是我的母亲在,她一定不会这样子的逼迫我的。

    高丽和司颜钰的争吵终于结束了。

    司颜钰疲倦的从卧室出来,坐在我的身边。

    他轻轻的勾了一下我手里的盆栽,笑着说道:“手艺不错,这一盆比你上午的那一盆,好看多了。”

    我浅笑不语。

    高丽却看在眼里。

    她似乎有些吃惊,为什么司颜钰会笑的那么开心。

    似乎,在她的记忆里,司颜钰和赵语诗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有笑成这个样子。

    我微笑着收拾着我的花草,司颜钰就这样看着我,我能够感受到身边有人看着我,只是我不想要在乎。

    终于,高丽还是开口了。

    “跟我回家吧。”

    她试图想要说服儿子,可司颜钰却没有要认可的意思。

    “我不会娶赵语诗的,如果你为了那个女人可以不要儿子,那么随意。”

    司颜钰的话,让我的手里一软。

    他竟然要和赵语诗悔婚吗?

    虽然这些和我没有关系,可是我听着,却总是觉得因我而起。

    高丽看着我,似说非说,似乎有话想要和我说。

    我却装作没有看到。

    她不能够当着司颜钰的面说出来的话,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所以我也不需要去确信这些话,究竟是什么。

    高丽看着我没有这个眼头见识,终于还是开口了。

    “你要什么样子的条件,才会答应和赵语诗在一起?”

    我平淡的收拾着手里的东西,没有参与她和司颜钰的话。

    我无心去想这些,我只想要收拾好关于我自己的事情。

    高丽的眼神一直朝着我这里过来,可是我的心情却始终好不起来。

    我没有办法接受这些,当然不只是我的内心,还有我心里最大的沉重。

    司颜钰不理会高丽,只是抱着我,笑着拿着剪刀修剪着盆栽里长得杂乱的小草。

    他的手掌很有温度,但是我却觉得,现在我的心里乱的很。

    我不知道应该要如何去面对现在的情况。

    至少对于我来说,我的心里,是要有一定的承受能力,才能够做得到最好。

    我不给高丽尊敬是因为她是司颜钰的母亲。

    而这个时候,我给她脸色是因为她不值得我对她更好。

    司颜钰漫不经心的态度,让高丽的脸色潮红。

    她用力拍打着桌子上的东西,生气的说道:“你究竟要闹到什么时候!你总应该给我一个回答,究竟什么样子,你才愿意和赵语诗在一起!”

    “来,小瑜,我教你这个部分应该要怎么去修剪。”

    司颜钰丝毫没有被高丽打扰,他伸手握着我的手,宽厚的手掌传递来一个暖心的温度。

    我点头道:“我们要不要听一下高伯母想要说什么?”

    我实在是无心修剪这盆花花草草,高丽的脸色潮红,粗重的气息在我的面前不停的徘徊,我无法视而不见。

    司颜钰却是微微一笑道:“我只和讲道理的人说话,至于其他人,就随便好了。”

    他说的随便,当然就是说高丽的这种盛气凌人。

    其实换做是我,我也会很生气的。

    司颜钰这种视而不见,对于女人来说,是很无奈的举动。

    而我,如果换做是高丽,恐怕早就已经夺门而去。

    “阿钰!你究竟要闹到什么时候?你明明知道我们和赵家是世交,你上一次伤害了语诗,我们已经得到了赵家的谅解,这一次,如果你再乱来,一定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的!”

    高丽的话语说的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只是,这件事情是关系到我和司颜钰的。

    我无法去视而不见,当然也没有关系和能力对这种事情表示理解。

    “我说过了,我不会和赵语诗在一起,如果你决意要带着我去,就到时候带着一具尸体过去!”

    司颜钰的态度十分笃定,我看着他,心里忽然一怵。

    他怎么能够这样呢?

    他要好好的活下去。

    不管是什么样子的原因,都要好好的活下去才对,不是吗?

    我无视司颜钰,对高丽说道:“阿姨,作为母亲,您的担心是对的,但是我不认为阿钰刚刚的话成立。你管最后他和谁在一起,我都希望你不要逼迫他。”

    我没有理会高丽的眼神,只是转身对着司颜钰道:“你还会有更好的未来,你不能够因此而和你的母亲置气。我不赞成你为了抗婚而不要性命,你们母子好好谈谈,我先出去。”

    我在这样子的气氛里呆了很久,心里当然也觉得别扭。

    只是,我刚刚起身,就听到身后有人叫住了我。

    “小瑜!”

    司颜钰不仅是叫住了我,他还用手揪住了我的手。,后面内容加载失败,请点击页面底部的(查看原网页)!如果没有(查看原网页)请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