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脱掉的爱情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章 隐忍

    “各位,今天是我白某人的生日,你们应该也知道,我和那个姓司的男人不太对付,今天我最好的生日礼物,就是可以请到瑜白小姐过来,你们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干一杯啊!”

    “是!”

    我站在原地,咽了咽口水。

    果然,这个姓白的男人和司颜钰不对付,那么他们接下来想要做什么呢?

    想要打我?还是想要别的什么?

    我不清楚,只能够保持安静,站在原地。

    我看着地上的钱,还是咽了咽口水。

    弟弟的病,多少都是我的责任,即便我已经和那个男人没有任何关系,我都不能够不负责任拿别人的生命开玩笑。

    我要钱,我要攒很多钱!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我站在原地,竟然躲都不躲一下。

    他们嬉笑声中,已经开始切蛋糕。

    或许他们只是想要我站在这里吧?

    我叹了一口气,却听到对面姓白的男人高高的喊道:“你把地上的钱捡起来!”

    “嗯。”

    我听话的低头,蹲下来,要去减地上的钱。

    却忽然感觉到脑袋上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

    “哈哈哈!”

    “你看她,多狼狈啊!”

    “真是想不明白,司颜钰那么高高在上的男人,竟然会看上这种为了钱,什么都做的女人?活该她倒霉!”

    我不言语,抿着嘴巴,把钱抱起来,用皮手套绑好。

    “好了,钱放好了,你就收在你的皮包里,省的一会你说我给你的钱,都不能花了!”

    “哈哈!”

    他们的笑声没有减少,我也不清楚他们的心里都在卖着什么药。

    只是此时,我的心里却是乱糟糟的。

    我需要赚钱,我需要养家,却没有想过要如此过生活!

    对面的人一个个的拿起来蛋糕,朝着我的头上扔过来。

    我只是稍稍闪躲了一下,就听到姓白的男人不悦道:“你不要乱动!你拿了老子的钱,当然就要被老子玩儿了!”

    “就是,站好!”

    我听到对面的人,一个个都是严肃的在教训我。

    可我却没有什么表情。

    我标准的表情站在原地,心里一坚定,决定再也不闪躲。

    只是,我没有想到,下一秒,他们一个个都拿着蛋糕朝着我的身上砸过来。

    “你看到这个婊子没有?她的胸那么大,我们这次砸胸口好不好?”

    污言秽语在我的耳边响起,我紧闭双目,蛋糕已经糊了我的一脸。

    我却不能够反抗,我要钱,我要弟弟的性命。

    这个唯一关心我的人,我要让他活下来!

    姓白的听到这句话,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我看司颜钰倒是挺会享受啊,这个女人的身材,简直就是尤物。不如,我们先打她的胸口,再打她的腰,然后”

    “哈哈哈!”

    后边的话没有说出来,可是那些人,却都是一个个笑了。

    我紧闭双眸,强压着心里的那种愤恨,等待这他们结束他们的战斗。

    屋子里到处弥漫着香烟的气息,还有那一股股不好闻的味道。

    我站着,看着对面这些衣冠禽兽。

    大约房子里有**个男人,还有十几个女人。

    女人的衣服,此时已经都所剩无几了。

    可以用穿着比基尼来形容此时的状态。

    我看着他们,心里泛起一阵阵恶心。

    这种恶心的人,坐着恶心的事情,却想要用白色的衣服来掩盖内心的恶心。

    怪不得司颜钰会讨厌这个人,我甚至觉得这个姓白的男人,都不适合做人!

    蛋糕被切下来,分在每一个人的手里。

    我钻进拳头,打算迎接这新一轮的狂风暴雨。

    只是当第一块击打过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

    是坚果奶油蛋糕。

    那强硬的坚果砸在我柔软的身体上,我强忍着疼痛,闭上眼睛,让身体不动。

    “快看,白哥,你看这个婊子,竟然真的没有动。打过去,她的身体还在弹。”

    “我草,看得老子都硬了!”

    “你干什么?”

    姓白的男人忽然抓住了一个想要上前去的男人的手。

    “老子上去办了她!”

    “你疯了!”

    听到这个男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在座的人燕雀无声。

    “你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司颜钰的女人吗?你践踏自尊可以,你要是让司颜钰知道你睡了他的女人,他不撕了你的皮才怪!”

    我没有说话,始终都是保持着微笑,站在原地。

    这是我的职业操守,也是我来钱的根源。

    我冷冷的叹气,还好,这个姓白的有底线。

    那个男人也就作罢,只是拿着蛋糕,朝着我身体的右半部分砸过来。

    我一咬牙,又是那么疼。

    身体吃不消了,我紧紧闭着眼睛。

    当他们开始选择用扔飞镖的计分方式来计分投掷蛋糕的时候,门被踢开了。

    我的眼睛上糊着的是满满的蛋糕。

    我看不清楚来人是谁,只是隐约觉得,这个男人,似乎很熟悉。

    “赵兄?你怎么来了?”

    赵勋东吗?

    我伸手擦抹了一下脸上的奶油,模模糊糊的看出来是他的轮廓。

    姓白的男人上去,讨好似的拉着他过来。

    “你看,我给你找到了谁?这个女人,可是你姑姑的情敌,也就是你们家的祸害,弟兄已经替你在惩罚她了,你要不要也一起来?”

    赵勋东被搂着肩膀走到了我的身边来。

    他站在离我两米远的地方看着我,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只是心里,忽然又冷了一截。

    是啊,他是少爷,他想要玩儿也而是应该的。

    我冷笑,眼睛里,都是对于这个男人的蔑视。

    赵勋东没有说话,却被手里塞上了蛋糕。

    我紧紧攥着双手,打算迎接对面男人给我的凶恶。

    忽然,蛋糕被甩在了姓白的脸上。

    房间里,一时间变得很戏剧化。

    我呆呆的看着赵勋东,这个人,是在做什么?

    “你干什么?”

    姓白的被打了,第一反应就是起来和赵勋东做争辩。

    只是赵勋东却是冷眼相对。,后面内容加载失败,请点击页面底部的(查看原网页)!如果没有(查看原网页)请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