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脱掉的爱情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章 故意找茬

    周围只听到餐具的声音。

    我正准备坐下一个距离司少比较远的位置,但是管家却是笑盈盈的将我领到了司少的旁边位置。

    我心情忐忑的坐在司少的旁边了,我不知道昨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但是就在我的思绪混杂的时候,男人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这些不合你的胃口。”

    我连忙摇头,我哪里能说我刚才只是走神了。

    我吃着精致的早餐,但是我自始至终身体都是紧绷着的。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诡异场景。

    我自己就从来都没有想过,有天我会和司少这样的坐在一起平静的享受早餐。

    我很清楚,也必须让我自己清楚,我和司少的关系只是小姐和客人的关系。

    然而自从司少出现在我的生活时候,就好像是让我的生活彻底失控了。

    我很快就用完餐了,我小心翼翼的对身边一直都平静用餐的司少开口说道:“谢谢司少,我我应该回家了。”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司少的回应竟然是将他面前还散着热气的牛奶就放在我的面前。

    “喝了。”

    我一愣,但我还是乖乖的喝了。

    而这时,司少对身旁的管家说道:“让李叔开车送她回去。”

    我连忙的开口,“不不用了我我一个人可以的。”

    但是司少的眼睛冰冷更多看着我,就像是根本就不会给我有任何拒绝的机会。

    我只能是乖乖的同意了。

    李叔应该是司少的司机。

    他笑眯眯的一边开车,一边对我说,“小姐,是很特殊的人。”

    我的眼睛瞪大,疑惑的看着他,不由得问道:“什么?”

    然而李叔却是不再说话了。

    当车停留在我的公寓的时候,李叔这才开车离开。

    但我的精神却依旧恍惚。

    我觉得我的生活就像是笼罩着一层烟雾一般,有什么东西开始在蠢蠢欲动,它那样的明显,却又那样的擅于隐藏,即使它只需要轻轻的一撕扯,就能够现出原型,但是前提是我不敢。

    夜色降临了,我这就赶着去夜班。

    但是从我的手提包里面钥匙掉了出来,我想要去捡,但这时“嗤!”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我吓得跌坐在地上,看着地面。身边有一双皮鞋。我顺着它往上看。

    我认出他来了,他就是上次的安少,也就是我工作餐厅的老板。

    很显然他也认出了我。

    他蹲下身子,与我平视,我闻见了他身上好闻的味道,是个知名牌子的香水,看来是个有钱人。我眯了眯眼睛。

    这就是在夜总会上班的好处,有着一个能快速识别有钱人还是暴发户还是没钱装大款的人。思索间,他好听的声音传进我耳朵里。

    “你没事吧?”他担心的话语让我不习惯的低下头,我轻晃道,“没事。”

    我能有什么事,也没被撞到,只是有点收到惊吓而已,并且也不是故意碰瓷。他完全没必要下车,只需要开车扬长而去就是了,可偏偏他停下来了,看见这么狼狈的我。

    我轻声的说道:“谢谢。”

    其实我很明显的感觉得到他看着我的目光是带着打量的。

    也难怪,白天的我只会是画着淡妆,或者干脆就素颜,但是一旦晚上,我就必须化妆。

    我更认为化妆是一种伪装的技巧,这样也好。

    “你需要去哪里,我送你。”

    我摇了摇头,我知道他这只是托词。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我要去的地方就应该是距离这里几十米远的夜会所。

    我看了看手表,更加恭敬的说道:“谢谢,是我刚才去捡钥匙,打扰你了。”

    说完,我捡起钥匙,我这就连忙赶到了夜店。

    我到了夜店的时候,阿秀就找到我,拉着我说道:“昨晚你你喝醉了,我看着你被司少抱出去。”

    “我昨天不小心喝多了。”

    阿秀叹息着,说道:“你啊,知不知道,昨晚上我看着你喝醉了,在司少怀里发酒疯,我还真的司少会将你这个酒鬼给扔出去呢!”

    我噗嗤一声,就被阿秀给逗乐了。

    我们笑开以后,我的心也就痛快了许多。

    “瑜白啊,其实有时候我挺不明白你的倔强。”阿秀突然的说道。

    我收敛了笑容,有些惊讶的看着阿秀。

    “我们这些人,一旦是沾了这行,就好像是这辈子都会被打上印记。说实在话,这行有多少女人心里是苦的,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来入了这门,但是说来说去,猛管心里有多苦,我们终究还是婊子。所以醉生梦死,能够少一点疼痛也好,但是你却不同!我看得很清楚,你一直都是痛苦的,一点让自己迷醉在这里的念头都没有。”

    “就好像是你一直都努力的让自己清醒,但是每清醒一分,就会越痛苦,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道理,但你最傻,你就像是恨不得让自己痛下去,仿佛是在惩罚自己。”

    “瑜白,你活得太累了。”

    我说不出话来。

    我和阿秀从来都不会互相去诉苦。

    入行这么多年以来,我们更多的是相互扶持。

    但是我没有想到,阿秀会了解到这种地步。

    “司少好像是唯一的特殊。”阿秀继续说道。

    我能够感觉得到她在看我,而我的手指很紧的抓住我的衣服。

    “你很理智,但是司少是不是让你动摇了!”

    我很想说没有,但我发现我的喉咙就像是被卡住了一般,我说不出话来。

    “瑜白,我知道你一直都想要清醒,但是我想说的是可不可以,给你一次机会。也许司少会是能够将你从这泥潭里面救出来的人。”

    我苦笑着,我看着阿秀,我只说道:“阿秀,他和我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从头到尾都明白,有些界限,最好不要轻易跨过去。”,后面内容加载失败,请点击页面底部的(查看原网页)!如果没有(查看原网页)请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