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流连忘返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 1

..     7月14,法国巴士底日。

    一觉醒来,连宝直想骂娘,她身体就没一处是不疼的。

    她约向十到法国是为了看烟花下的埃菲尔铁塔,他倒好天还没黑就拉着她往夜店走,美其名曰一醉醉到十四号,醒来是夜正好看烟花。

    回想起昨晚的事,说起来她昨晚似乎没喝多少,意识渐渐回笼,连宝记得她就喝了几杯,倒是酒吧氛围好,她喝着喝着直接就蹦上了台,然后就遇到了个长得像是顾晟的人……

    顾晟这个名字在脑海中浮现,就像是一盆冷水浇在了连宝的脸上,让她顿时从朦胧中清醒。

    连宝瞪大了眼,侧脸一看就看到了一具不该出现在她身边的赤.裸胸膛。

    男人平时应该有健身的习惯,小麦色肉|体肌肉线条分明深刻,骨架虽然是欧美人的宽阔,却没有让人看着心烦的体毛。

    露出的身体宛如希腊雕塑,让人忍不住对白被掩盖的剩下的身体浮想翩翩。

    连宝稍稍抬眼看到男人的下颌,她就不敢再往上看。

    她虽然经常跟向十去夜店,但是却从来不乱来,酒喝适量,从来不乱喝别人请的不知道有没有加料的东西,一|夜|情这种事情她从来都没想过。

    想到这个连宝就恨不得锤头,昨夜的记忆慢慢回笼,好像还是她主动亲上去的。

    人潮太猛,她高跟鞋没踩稳往后一倒,幸运的是她被人扶住了,不幸的是她转头看着扶她的男人,怎么看怎么像是她高中时期甩了的前男友。

    五官深邃,薄唇凤眼,那双在灯光下发着光的混血的绿色眸子,连看她的眼神也如同顾晟一样,冷冷的不带一丝烟火气。

    夜店五光十色,在灯光转到粉红的时候,不知道她是脑子抽了还是什么,搂着那男人的脖子,人就亲了上去。

    她好像还记得身边有人起哄,那男人一开始似乎是不愿意的,她抱着不放才开始回应她,德性也跟顾晟一个样。

    想到这个连宝就更想锤头了,她到底是中了什么邪。

    “醒了。”

    男人沙哑低沉的声音在屋中突兀的响起,连宝怔了怔,下意识抬头。

    薄唇高鼻,混血的瞳孔带着淡淡的绿,眼中没有刚睡醒的朦胧,看着连宝的视线格外的直接清楚,神色冷峻的就不像是在看一个跟他亲密过的女人。

    “顾晟?”

    几年不见,顾晟的声音虽然微微改变,但这张有特点的脸连宝总不会认错。

    不知道她是该觉得庆幸还是觉得倒霉,她没在夜店乱睡人,但跟前男友打了炮。

    “嗯。”顾晟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随手拿起了桌上毛巾围在身上,“不高兴是我?”

    “没……”看着顾晟满是指甲印子的后背,发出一个单音节,连宝就立刻回神打住了,“你怎么会在法国?”

    在法国就算了,怎么会还出现在她会去的酒吧,更不对的是他为什么会跟她一起在同一张床上。

    “我家在这。”

    连宝还要再问,顾晟突然回头,居高临下的睨着她:“你确定要这个状态跟我叙旧?”

    说完,顾晟径直走进了白色巴洛克样式的浴室,连宝表情狰狞的锤了锤头,此刻她宁愿昨天晚上她是一夜.情了,也不想看到顾晟那张冷漠清傲的脸。

    拿着衣服进了另外一间浴室,关上了浴门,连宝没有任何顾忌的猛挠头,看到镜子中她脖子上的青紫,挠的就更厉害了。

    怪不得她醒来不是宿醉的头疼,而是全身都疼,镜中的画面就足以解释昨晚战况的激烈。

    昨天晚上她跟顾晟越吻越合拍,加上舞池拥挤,两个人贴的严丝合缝,向十发现她的状况还拦了一下,但看到了顾晟,就笑的一脸奇怪的随她了。

    她那时候就应该觉得不对了,也不知道是晕头了还是什么,就被顾晟半抱着上了酒店。

    连宝恨不得用头撞墙,她想过无数种跟顾晟再见面的情况,唯独没想过这一种。

    等到连宝整理好心情,走出浴室的时候顾晟已经穿好了衣服。

    版型合体的黑色衬衣随意的解开了两颗扣子,头发微湿似乎是刚刚冲澡不小心洇湿了。

    听到动静,坐在落地窗前的顾晟懒洋洋地抬眼,立着日光他混血深邃的五官更像是完美无缺的雕塑作品,淡绿色的眼睛漂亮的如同宝石。

    比起八年前,顾晟如今就是个气势十足的男人。

    而且应该还是个成功人士。

    连宝尴尬扯了扯嘴角,醒来在这个套房她就想到了顾晟这些年过的应该不错,现在两人穿好衣服面对面,看到他一身高定,连宝更肯定现在的顾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无依无靠寄住在她家的少年。

    有什么能比她用寒酸这个理由的分手的前男友突然发达了,她主动凑上去更尴尬丢人的。

    虽然这凑上去是因为喝醉。

    “我叫人送了衣服。”顾晟坐的位置背光,连宝看不清他的神色,但却能感觉他淡漠的目光在她脖颈上停留的格外久。

    连宝穿的是件细肩带的小洋装,啃得惨不忍睹的脖颈跟锁骨非常完美的全部展示了出来。

    身为绅士不管昨晚他是不是半推半就,他至少也该提供可以给她遮丑的东西。

    连宝捡起了地上的手包:“不用了,我房间有衣服。”

    幸好图方便向十选的夜店就在他们定的酒店楼下,连宝拿起了包,没有再跟前男友叙旧的意思,飞速移动到了门口。

    “我……”连宝思索一刻,迎着顾晟的目光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开门迅速消失。

    上总统套房的电梯需要房卡,但是下去却不用,进了电梯连宝刚要庆幸顾晟住的是总统套房,她这个样子不用跟别人同乘电梯,电梯门一打开,她就跟收拾客房清洁的服务人员对上了眼。,后面内容加载失败,请点击页面底部的(查看原网页)!如果没有(查看原网页)请刷新页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